您好,欢迎进入贵州省司法厅门户网站! 无障碍|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业务工作 » 人民法治

王丹:医疗纠纷调解高手

点击量: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基本可以了,明天处理,他家关系太复杂。”7月5日晚上12点过,王丹在微信上给记者发来这些文字。告诉我,记者之前采访时遇到的那个医疗死亡纠纷有望协调解决。

王丹是贵阳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下称“贵阳市医调委”)主任,今年34岁。贵阳市医调委是一个调解不收费的非营利性机构,从2016年3月成立至今,调解的案件总数达到了194件。涉及金额7770多万元,协议达成金额近800万元。其中重大疑难案件75件,防止群体性事件42件。可以说,真正体现了人民调解是维护社会矛盾的第一道防线,让很多关系到社会稳定的医疗矛盾纠纷在这里得到化解,节约了当事双方大量的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同时节省了大量的司法资源。王丹,就是贵阳市医调委的领头人。

一、直击医疗纠纷调解

7月1日,贵阳市兴关路,贵阳市医调委所在地。工作人员在接待一起致人死亡的医疗纠纷。

一位贵阳市45岁的高龄产妇在头一天晚上送到贵阳市一家民营医院生产,生下孩子后凌晨1点左右突然大出血不止而死亡。医患双方都对患者死因有疑虑。但死者家属这方却迟迟不愿通过尸检来查找原因,一直在医院不走。后来在保险公司的引导下才来的贵阳市医调委。

正如王丹所说,这家的关系很复杂,这个因生产死去的女性,算上刚出生的孩子一共有7个孩子。她有两段婚姻,第一段和有事实婚姻关系的丈夫生了4个孩子。第二段和现在非法同居的男性生了3个孩子。目前,有事实婚姻的家庭和现在的家庭,就如何与医院协调处理都存在很大的分歧。

王丹说,实际上,产妇死亡,有很多原因,现在还不能说就是医院的原因,比如这个产妇45岁,属于高龄产妇,生产前身体有没有问题等等。

一二十人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吵个不停,场面很乱,怎么办呢?王丹处理类似情况相当有经验,只见她迅速找到这群人找来的律师,叫他问一下家属代表是否同意调解、同意尸检,或走司法途径。后来,她告诉记者,律师就是代表死者丈夫一方的,这个时候应该主动和他们对接如何协调,而不是任由事态发展。

二、原本就是优秀调解员

王丹可以说是临危受命被调来组建贵阳市医调委的,她之前在社区时,就是一位优秀的调解员。

王丹出生于1985年,1999年贵州警察学院大专毕业后自考的贵州大学法律本科。2004年参加工作后到医调委成立前,她都在贵阳市南明区河滨司法法律服务所工作。

2015年底,一个电话,她来到贵阳市医调委。当时这个单位还是酝酿中,经过他们的努力,最终从无到有,现如今不过3年多,已经调解各种医疗纠纷194件。

实际上,王丹在法律服务所时,工作就非常突出,被授予南明区金牌调解员。2014年10月,王丹被评为全省优秀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

三年来,经过王丹和她的团队的努力,医调委取得不俗成绩,大量的纠纷被化解,节约了多方当事人的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为社会的稳定起到了较为重要的作用,受到上级部门的肯定和人民群众的好评。2017年2月,王丹被聘为省级人民监督员。2018年,贵阳市医调委被司法部评为全国优秀调解组织。

目前,贵阳市医调委在政府支持下成立了专家库,专家库由医学专家、法医学专家和法律专家组成,遇到相关的纠纷,专家组可以根据相关病历资料及当事人陈述材料给出专业的责任划分意见,特别是涉及到经济赔偿如何确定责任的时候,专家的意见显得非常重要和权威。

包括王丹在内,贵阳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只有4名专职调解员,两个书记员,两个保安。并且主要是女性。

不过,王丹坦言,医调委这个团队是凭对调解工作的热爱坚持初心的,因为,调解人员的月工资不到4000元,而工作强度和风险相对而言又高。

三、一起很特别的纠纷

王丹讲述她调解过的一起很特别的纠纷。在2017年国庆前夕,小河一位刚结婚不久30多岁的男子,一天晚上12点过骑摩托车经过一个下水井盖时摩托车侧翻摔倒,后被120就近送到小河当地一家公立医院抢救,因脾脏破裂,没有抢救过来而死亡。后来几经周转找到他们医调委来协调。

男子的父母在男子1岁左右就离了婚的,父亲再婚后,就几乎没有管过他。而他的母亲却长期酗酒。

男子长大后,到事发前才结婚一年,没想到婚后很快就出了这样的事。

而让王丹他们不解的是,事发后,家属没有统一起来,反倒是成了三方:母亲和舅舅、父亲以及死者的妻子。在死者父亲和母亲这一方的见证下,经过王丹他们与医院协调,医院承认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后与医院达成意向性106万元的赔偿协议。医院一方甚至表示,从人道主义出发,他们愿意多付10多万生活费给死者家属。

当时在协调现场时,由于当事人家属一方存在手续不齐等原因,答应说两天内补齐送过来后签订正式协议。王丹还记得当时现场有蹊跷,一是本该参与的死者妻子没有到,还有就是死者的父母一直在说,不想把医院给予的赔偿金分给他们的儿媳也就是死者的合法妻子。

过了几天,没贵阳市医调委没有等到补来的手续,得到的却是死者的父母把死者的妻子告到法院的消息:死者父母诉死者的妻子没资格分配赔偿金。

由于当时还没有和医院方签正式协议,赔偿金并没有到位,不合法律程序,所以法院直接驳回了起诉。按照规定,案子一旦进入司法程序,必须终止调解。此事就暂时陷入了僵局。奇怪的是,死者的父母此时反倒来医调委责问,王丹告知了相关法律规定,并表示医调委尽到了责职,当时是叫他们补齐手续来签正式协议,结果他们却闹到了法院。

死者的父母一看拿不到钱,又去医院闹,医院不堪其扰,主动来找医调委协调。

在医调委出面协调后法院受理此案,并建议死者父母修改起诉书,把被告修改为医院,死者父亲、母亲和妻子为原告。法院当天立案、受理,并由法院出具双方达成的调解协议,医院同样赔偿106万元。但在王丹努力让法院进行庭前调解的同时,死者父亲的现任妻子和死者舅舅在法院看到王丹时,还责问她来法院干啥!

后来死者的妻子还专程到医调委来感谢,而死者的父母拿到赔偿金后连一个谢字也没有。王丹笑曰,她们已经无所谓了,在他们的工作中,哪种人都可能遇到!

王丹作为调解员在调解一起纠纷.png

王丹作为调解员在调解一起纠纷

当事人送来锦旗表示感谢.png

当事人送来锦旗表示感谢


供稿人:贵州都市报  王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